Cumberlocked

某在斯
Benedict·Cumberbatch

再也不想一遍遍做前文链接了之【我的楼诚文目录】

楼诚

隔山灯火:

【收回一切自印授权,所有文不允许任何自印行为】




正剧向:




【严霜不杀】(完)


     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十一    十二    十三    十四    十五    十六    十七    十八    十九    二十    二十一    二十二    二十三    二十四    二十五    二十六    二十七    二十八    二十九    三十   三十一    三十二    三十三    三十四    三十五    三十六    三十七    三十八    三十九    四十     四十一    外篇、风雪故人


   番外、冰花      番外、雨花      番外、稻花      番外、灯花


   番外、烟花


   肉汤番外:山云带雨行    野水开冰出


   回家之后的番外:五月五    九月九


  




云开处】(奇幻与隐喻,完)  


    1      2      3      4      5      6      7      8      9    10    


   11    12    13    14    15   16    17    18    19    20   


   21    22    23    24    25   26    27    28    29    30


   番外、无声    后记




 【方舟】(完)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八+尾声


   番外一    番外二    番外三    番外四


   关于方舟剧情的讨论和全线剧透




清风好】(短篇完)




大雨行】(给口罩老师如此夜的G文,短篇完) 【一个非正式的养伤小尾巴】(段子完)




万人行处】(短篇完)




重逢】(短篇完)




还是去年】【夏风多暖暖】(明家日常短篇系列,单篇完)




【 [台丽] [楼诚] 若有人知 】(假如曼丽、老师都未牺牲,短篇完)




四时歌】【一月】【过河】(一些小诗,单篇完)




花下】【花间】(奇幻与隐喻,单篇完)




金石其心】【芝兰其室】【岁月其滔】【人生其中】(现代文献工作者AU,单篇完)


同系列小段子:【种草记】 【识字记】 【搬家记】【过节记】 【过节后记】  【脱酸记】  【生病二记】  【吃瓜记】  【吃瓜后记】  【出差记】 【隔墙记】  【逾墙记】  【小别记】  【嚼冰记】  【嚼冰后记】  【避暑记




 【现代AU 年光随处满】【[现代AU][楼诚]桃李正酣酣】(现代教师AU,完)




  【资料:关于伪装者中飞机航线的问题




非正剧向:




    【莫轻岁月】(玄幻修仙背景,单篇完)




    [伪装者×北平无战事][奇幻架空] 好想把小方端走  


   (楼诚有CP,诚韦、敖韦兄弟向)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十一    十二     十三


    番外、哥哥和哥哥在睡觉    番外、做不做人都要诚实     


   番外、客从远方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番外、明家语文课


   番外、哥哥的奖励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番外、明家早餐


   番外、当时年纪小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番外、客至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番外、月中眠(上) (中) (下)


    


    现代AU【特工M先生】系列  (短篇集,不定时掉落)


     特工先生的约会    特工先生的浪漫    特工先生的惊喜    特工先生的烦恼


     特功先生的情调    特工先生的疏忽

我青春期时常常过于敏感又热爱向别人剖析自己
所以也十分感谢身边这几个陪伴在我身边这么多年的朋友
爱她们

想起来很久以前的一件事。
初中妈妈给我请过两三个家教,都是师范学院二十多岁的可爱女孩子。其中有个姐姐非常的负责,我隐约记得她会因为我成绩不好被气哭,我的数学成绩也因为她一度达到顶峰。她是那种很优秀的女孩子,但非常遗憾的是健康状况不太好,常常心悸,耳鸣,喝药也不见好。我那时偶尔担心她的心理状态,她似乎很容易陷入某种情绪中,恐惧过马路。
她私底下会跟我说一些琐事,高中时追她的男生,一些理想主义的梦,以及无时不有的不甘。
后来她辞了家教的工作,再后来我在她的QQ空间里得知她患了白血病的事。现在我早已丢掉了跟她的联系方式,也不知道她现在如何。
我大概从来不是什么天真善良的小说女主角,甚至于卑劣和自私。我记得她对我的付出,帮我整理错题,把数学题目拆开来给我讲,但知道她的病情时我也只是有几分唏嘘罢了,心想造化弄人,也没有痛哭感怀,甚至于在我打出这些话的时候,也只是面无表情而已。
我的母亲曾说我“没心没肺”,时隔多年我想起这句话,不得不承认她是对的。